行业动态

千锤百炼的钣金工艺(三)
作者:不朽情缘 发布时间:2021-03-05 23:04

  几十年来,老凤祥运用钣金工艺,制造了许许多多出色的工业产品。其中,最为老凤祥人所津津乐道的,大概就要数钣金工艺师傅平阿毛所缔造的传奇了。新中国第一辆上海牌轿车的外壳,竟然是他全手工抬压的。而交响乐团的鼓,也是他用紫铜皮打造的……这些,被一代又一代老凤祥人口口相传,成了辉煌历史与精湛工艺的真实写照。

  平阿毛的徒弟盛如吉上世纪60年代开始拜师学艺。他回忆说,进厂后曾看到过师傅用手工打造了一个进口轿车的轮毂。“那辆车的四个轮毂坏了一个,师傅就一榔头一榔头敲了一个轮毂,按上去严丝合缝,和原装的没两样。”盛如吉说,那时就听师傅等老一辈人说,打一个轮毂有啥稀奇,第一辆上海牌轿车的外壳就是平阿毛钣的呢。

  据老凤祥人回忆,当时上海要生产一款上海牌轿车的样车,车型吸取了海外车型的一些特点,古朴中带有些夸张。没有模具,样车外壳怎么做?以平阿毛为首的师傅们接下了这个活,运用抬压、钣金等工艺,生生地将轿车的外壳手工做了出来。随后,样车就可以开模,投入生产了。

  而平阿毛还帮上海交响乐团做过一只鼓的鼓圈。盛如吉回忆说,那时物资匮乏,没有资金去采购进口的鼓,一切倡导自己打造。“鼓圈好像是用紫铜皮做的,质量很好。”盛先生说。

  除了第一辆上海牌轿车和第一个交响乐团的鼓,老凤祥在解放初期还做了不少工业产品。比如,世界乒乓球男单冠军庄则栋的奖杯,也是老凤祥人运用钣金工艺做的。

  庄则栋是我国乒乓球运动员中第一个获得男子单打“三连冠”的选手,即连续三届世乒赛夺得男单冠军,同时还是我国男团“三连冠”的主力队员。那时,他连续获得了第26-28届世乒赛男子单打冠军,有资格永久保留冠军奖杯“圣-勃莱德杯”。体委将这个任务交给了老凤祥。

  奖杯由平阿毛的徒弟沈广裕制作,比原始的奖杯实样小一圈,直径小约一厘米左右,但形状完全相同。奖杯的材质是铜镀金的,大约做了2个月左右。“那座奖杯还出过邮票呢,我自己到现在还收藏着。”沈广裕说。

  一代代的传承,成就了老凤祥的钣金工艺和工业生产。回忆起这些历史长河中的点点滴滴,老凤祥的钣金师傅们多有感慨。这是一个珠宝企业的旁枝,是另一种形式的企业文化和生命力,也是老凤祥的无穷魅力所在。辛矣

不朽情缘,MG不朽情缘